假期继续死磕实验室 “世界最具潜力女科学家”这样过节-浙江新闻-浙江在线

假期继续死磕实验室 “世界最具潜力女科学家”这样过节-浙江新闻-浙江在线

时间:2021-05-04 01:57 作者:匿名 点击:
  白蕊在实验室里
  就像过去十几年的五一假期一样,今天的白蕊依然在她熟悉的实验室里度过,这和她在国庆、春节的假期安排并没有什么不同。
  “如果在小长假休息,有很多实验就要重新启动的感觉。”这位90后女生,爱烤串也爱火锅,爱追悬疑剧,也爱周杰伦,喜欢宅,单身,也怕被催婚。
  她住在杭州城西,当她走进实验室,披上实验服,就变成了全世界瞩目的年轻科学家,25岁就攻克世界上最大、最复杂的剪接体结构,在分子生物学领域,拓展着人类的认知边界。
  她是白蕊,现为西湖大学博士后。2020年,她获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颁发的“世界最具潜力女科学家奖”,是第三位获得该奖的中国科学家。
  这也是一位没有国外求学经历、完全“国产”的科研工作者。
  做实验中的白蕊
  拜入施一公门下
  从落选到如愿以偿
  科学家的一天怎么度过?
  每天8点多去实验室,但什么时候结束,“我没法决定。”白蕊说,“一段实验开始了,做完才能停下来。”所以,她通常忙到很晚,“有时候要通宵。”
  来杭州工作近2年了,白蕊只去过两次西湖。她说“杭州气候很好,空气也好”。
  但其实大部分时间白蕊都窝在实验室里。从家乡武汉,到求学北京,再到杭州,白蕊觉得城市对她来讲,区别不大,只要自己能适应新实验室的格局就好。
  一心扎在实验室里的白蕊,其实直到大三才搞清楚自己将来要走科研这条路。
  那时,同学们都开始考虑就业方向,就读生物学专业的她一度陷入迷茫:“做科研的意义在哪里?”
  恰好那一年,中科院院士、清华大学校长助理施一公到武汉大学做讲座。
  “那次讲座感染力很强。他讲了科研之美,讲到对于全人类的重大意义。”一年后,尽管有北京大学和中国科学院递来橄榄枝,但白蕊仍一心要去清华,去施一公实验室。
  大三暑假,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组织了暑期夏令营。带着武汉大学生物学基地班专业第一的成绩,同时手握北京大学和中科院的offer,自信满满的白蕊碰壁了。
  白蕊是个执拗的人,不止体现在科研上,在人生选择上也如此。她谢绝了前面两所院校,决心跟清华“死磕到底”。
  之后数月,白蕊把自己“埋”进书本和实验室里。那个暑假她没有回家,留在学校,一边泡在实验室里,一边把理论知识又过了一遍,重新梳理知识体系,调整好心态。
  等到9月大四开学,她再次来到清华面试。面试结束,老师问她:“你成绩这么好,为什么没参加暑期的夏令营面试呀?”
  白蕊略带尴尬地回答:“我参加了,我没过……”
  但这一回,她终于拿到了清华大学直博生的拟录取通知书,而且是以武大专业排名第一的成绩。
  “当时就只有一个想法,就算推免失败,考研也要考到清华。”
  面试一通过,她就给导师施一公发了邮件。这一回,她清楚地记得施一公的回复:“来实验室做实验吧。”
  大学时代的白蕊
  科研是多国竞争
  我们只能赢,没有退路
  到施一公实验室的第一天,白蕊就被震撼到了。
  “师兄师姐们做实验的方式方法,完全跟我本科时接触到的不一样,效率太高了。”
  她的拗劲又上来了,每天早上五六点就起床去实验室,做到半夜十二点才回宿舍,不但要求自己快速上手、避免错误,还要寻求突破。
  身边都是优秀的学子,白蕊也赋予自己很强的使命感。
  “同样一项科研,全世界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做。”她也身在竞争中。
  2017年5月的一个晚上,师姐匆匆忙忙找到正窝在实验室里的她:“研究成果被抢发了!”
  这是白蕊第一次经历被抢发事件。在学术领域,自己的研究成果被竞争对手抢先发表,就意味着所做的一切努力都前功尽弃,自己花时间、心力做的就没意义了。
  当下,白蕊的大脑一片空白,但回过神来,她立刻去看了对手的文章,再次跌落深谷:对手的研究成果,虽然结构分辨率不如自己,但是所有重大发现都完成了。
  那天晚上,她彻夜难眠,不知道接下来课题该怎么走。但作为课题主导者,白蕊必须担起责任,继续攻关。自己可以悲伤,可以失落,但只允许出现那一下下。
  一年之后,他们的课题终于又取得重大进展,团队攻克了世界上最大、最复杂的剪接体结构,她也以第一作者的身份在《科学》杂志上发表了这个重大研究成果,震动了世界。
  后来她才知道,这一次,她抢发了竞争对手。
  白蕊说,自己是胜负欲很强的人。类似的实验室,除了中国,在德国和英国各有一个。三个实验室齐头并进。她要为国争光,要做出成绩,“只能赢,没有退路。”
  享受科研之美
  这是为人类谋幸福
  《科学》杂志上白蕊的论文
  今天,成为科学家的白蕊,已经不在学习阶段,而处理创造阶段——创造着人类的新知识,拓宽着人类认识世界的边界。
  如今的她,亲身并清晰地感受到,当年听施一公讲座时,他所说的科研的美和成就感。
  “真正把问题解决的那一刻,那种幸福感是很强的,我们创造了人类的新知识。去国外参加会议时,会强烈地感受到来自同行的尊敬和佩服,我也会生发出深深的自豪感。我做的是对的、有价值的,我要坚持走下去。”
  白蕊从事的是RNA(核糖核酸)剪接体研究。
  她打了个不一定恰当的比方:“就像拍电影,一个个镜头就像一个个基因,镜头需要组合在一起讲故事,基因需要用剪接体拼接在一起。如果镜头连接错了,电影就乱了;如果基因连接错了,就会出现遗传病、癌症等各种疾病。”
  研究表明,35%的人类遗传紊乱和多种癌症,均与RNA剪接的异常和剪接体蛋白的突变有直接关系。
  所以,白蕊在做的科研,是为应用科研打好基础,只有这样人类才能开发出药物,“这是关系人类健康问题的事业。”
  她热爱着这件事,全身心地投入,在做实验时、在吃饭时、在睡觉前,她脑子里想的都是手上实验的前前后后。
  “科研和我的生活很难分开。经常有很多想法,是在睡觉之前突然想到的,第二天我就到实验室里动手实施。”
  当年被对手抢发科研成果,一度受挫,如今对白蕊来说,却不值一提。
  “但我有了新的挫折。我的敌人是一个又一个的科学难题,我的日常就是在不断地突围。”
  2019年初至去年疫情期间,白蕊曾遇到一个困难,一连十几个月解决不了,进度停滞不前。整个团队陷入了纠结,提出的所有方案都无法解决。这也影响到其他几项实验的进度。
  日思夜想后,她终于发现,是他们把问题想复杂了,正确答案就在手边。从那个疙瘩中跳出来,隔远了看,反而好解决了。
  “经历过这件事之后,感觉没有实验可以阻挡我,感觉没有我做不出来的。”白蕊说这句话时,“信心爆棚”。
  这也不是白蕊第一次拿“女科学家”的奖。
  2018年12月,白蕊曾入选中国科协2018年度“未来女科学家计划”。
  从曾经有点小自卑,到如今“小宇宙熊熊燃烧”,怎么看自己?
  白蕊有点像是自言自语了一句:“你才是自己人生的主角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