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治平:  我在部队考大学_网易订阅

周治平: 我在部队考大学_网易订阅

时间:2021-05-03 15:08 作者:匿名 点击:
  原创:周治平
  导读
  ■刚进军营,得知高考被录取
  ■部队开恩,定我又参加高考
  ■农场官兵,全力保证我复习
  ■体育考试,一波三折险些放弃
  ■信息闭塞,错过了体检时间
  ■好事多磨,迟到的录取通知书
  
  时光如箭,岁月如梭,每当看见今天的孩子们为备战高考而忙碌的身影,不禁想起了我当年的高考情景。相信对每一个参加过高考的人来说,无论这段日子是骄傲还是沮丧,都会是我们人生中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参加高考的日子虽然已经离我而远去,但40多年前我在部队参加高考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刚进军营,得知高考被录取
  1977年,我国恢复全国高等院校招生考试,由于这一年10月下旬媒体才公布了恢复高考的消息,因此与过去的惯例不同,1977年的高考不是在夏天,而是在冬天举行。
  1977年是我到绵阳市忠兴公社四大队二队插队下乡当知青的第二年。我是绵阳一中76届高中毕业生,考大学是我梦寐以求的愿望,我怀着激动地心情报了名参加高考。
  不知什么原因,1978年征兵由冬季征兵(冬季兵一般是在上年的十一二月到部队)改为了春季征兵。这时满街也都开始了征兵宣传。当一名解放军战士保家卫国,也是我心底的向往,我又在公社报了名参军。1977年12月底,我走进高考考场,完成了语文、数学、政治、外语四门课的考试。
  1977年春节前,我的高考录取还没有消息,却收到了被批准参军的入伍通知书。我非常高兴,整天忙着向老师、同学和我当知青所在的大队、小队乡亲告别。可以说,这个春节是我几年来最充实快乐的日子。
  春节后,我与一同入伍的新兵登上军列,踏上了军旅之路。列车一路西行,穿越秦岭,驶过宝鸡、天水、兰州、银川,经过三天三夜的长途颠簸,于第四天清晨5点钟,到达贺兰山腹地大磴沟火车站。
  
  贺兰山腹地大磴沟火车站(王广进拍摄提供)
  带兵的王宗礼干事要求我们全体新兵打好背包,带好行李,到车下站台集合。集合后,刘参谋来到队列前开始点名,被点到名的站到队列的另一边。我是第一个被点到名的,站到了队列的左边,然后与21名被点到名的新兵,登上一辆解放牌卡车,向贺兰山下急驶而去,而大部分新兵与我们背道而驰,进了贺兰山里。约一个小时后,我们到达了目的地。下车后,才知道我们被分配到了陆军第20师简泉农场。
  
  2007年10月,当年电工班战友赵伟与周治平(右)在他们安装的20师简泉农场面粉加工厂配电设备前合影(目前该配电设备仍在为简泉林场服务)
  我们的新兵训练是在师农场集中进行的。一周后的一个下午,我接到了家里的来信,信中父母告诉我,在我当兵走后的第三天,家中收到了我被成都体育学院录取的通知书。父母让我向部队首长汇报,看能不能返回家乡上大学。读过家书,我好一阵发呆,心中是既喜又忧,喜的是我的第一次高考总算有了结果,能被成都体育学院录取,说明考的成绩很不错,忧的是我已经来到部队,再回去读大学有可能吗?
  晚饭后,我将此事告诉了同我一起参军到部队的战友们。大家七嘴八舌地给我支招,最后一致的意见,就是按照我父母的想法,向部队首长汇报,听从组织决定。晚上8时,我找到带新兵训练的农场场部参谋刘成立,拿出家书交到他手中,并将情况和我的想法作了汇报。刘参谋听后好一阵沉思,然后对我说:“这事我还是头一次遇到,我得向农场首长汇报,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去去就来!”
  我到简泉农场时,场长是由庞文祥(师原副参谋长),副场长是唐祖忠,政委是李玉星。
  
  政委李玉星(中)与身边工作人员合影(李玉星长女李林林提供)
  约一个小时后,刘参谋回来了,他对我说:“小周,经农场首长向师部请示,师部答复,如果现在回去上大学,实际上就是退兵,对这样的士兵我们没有理由退回。”刘参谋怕我难过,安慰我说:“既来之,则安之,你有这样的知识和水平,部队以后会给你考学机会的!”我虽然非常失落,但事已如此,也只能服从组织决定了。我立即给父母写信告诉了这里的情况。第一次大学之路就这样与我擦肩而过。但我相信,机会总是青睐有准备,而且持之以恒的人。
  部队开恩,定我又参加高考
  转眼间,三个月的新兵训练结束了。我和另外两名新兵被分配到农场电工班。电工班的班长姓展叫天峰,是一名73年的老兵,甘肃人,典型西北汉子,十足的男人。虽看他大男人一个,文化程度不高,但办起事情来,一丝不苟,条理清晰,粗中有细,宽严适度。电工活干起来那叫漂亮,内线外线样样在行,弱电强电事事能干,会修电机、电瓶,摆弄汽车线路、收割机线路,还会架设高压线。他在生活中像一个慈善的大哥,但指挥我们干起活来又像一名威严的大将军,我们3个新兵在他的调教下,仅一年多的功夫,已经成为一名基本合格的电工了。
  
  周治平在20师简泉农场留影
  1979年5月28日,一个令我终身难忘的日子,吃过早饭,我像往常一样回到班里,换上工作服,带上电工工具,正准备到农场修理所去检修电瓶,这时场部汽车班班长李云亭开着北京吉普车,来到电工班门前,放开嗓子喊道:“喂,周治平,快上车哟!”听到喊声,我以为是李班长又叫我去帮助检修汽车电瓶,这样的活儿,我已经干过好几回了。我便三步并作两步赶到车前,拉开车门,迅速上车,李班长看到我身着工作服,笑着说道:“小周,去换件干净衣服跟我走!”我问:“去做啥子?”李班长卖关子说道:“一会儿你就知道了!”我转身回头看见展班长望着我露出赞许的微笑,我猜想他一定有喜事要告诉我,但他也卖起了关子,什么也没告诉我。
  我回到班里迅速换好军装,登上李班长的吉普车,关上车门,“吱”的一声,李班长已经将车从农场场部院里开上了唐徕渠边的土路。直到这时,我才发现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是刘参谋。车在唐徕渠边的土路上急驶,车后卷起一股滚滚尘土,车窗外的穿天杨和渠坝上的柳树一株一株被我们甩到了身后,由于车子的颠簸,我抓紧车边的扶手,一边欣赏小车的轰鸣声,一边猜想刘参谋为什么将我拉到这里来?会告诉我什么消息?
  十多分钟后小车驶上进贺兰山的公路,才渐渐趋于平稳,这时坐在刘参谋才回过头来笑着对我说:“小周啊!师部今年给农场了一个报考大学的名额,经农场领导研究,决定将这个名额给你,现在我们就是送你去到师部报名!”“让我考大学?”听到这话,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就回问了一句:“是真的吗?”刘参谋说:“对啊!农场就只有这一个名额,你要珍惜这个机会哦!”当时,军队院校还没有恢复,规定部队士兵可以报考地方大学,当然,名额是非常有限的。
  
  周治平在北京留影
  得到刘参谋肯定的答复,我内心一阵窃喜,但很快又冷静了下来。心想,农场首长给我这次机会的确不易,但我这一年半除了参加部队的政治学习,就是看有关电工的技术书籍,高考的那些知识早已忘记的差不多了,我还能考上吗?但我深知,人就像一棵树木,必须肩负起攀爬在它身上的许多负担一样,任何生命都逃脱不了这个法则,对自己负责、对家人负责、对部队负责、对社会负责,既便是对农场领导、刘参谋、展班长和战友们,我必须要有自己的目标,要有个交代!要对得起他们!于是我在心中为自己制定着复习时间表。
  
  20师师部八号泉办公楼(马奋乾提供)
  我的脑海里翻江倒海,车已驶过沟口、大磴沟,继续前进,停在了八号泉师部办公楼下,刘参谋与我下车到师政治部干部科去报名。我和刘参谋上楼来到干部科,刘参谋说明来意,陈干事热情的接待我们,并拿出高考报名表叫我填写,我很快填写好交给陈干事,他接过表进行了详细的审查,看到我报的文科,问我:“你填写的志愿是西安体育学院?”我回答:“是,我在上高中时是绵阳地区体校的骨干,报这个专业希望要大些!”陈干事点点头,又问有没有一寸照片,报名表需提供3张一寸照片,我回答说“到部队一年半我还没有照过标准相。”陈干事想了想说:“没关系,我给你照!”随后就叫我跟着他走。刘参谋也到师机关其他部办事去了。
  我跟着陈干事下楼来到师政治部宿舍,陈干事拿出红布挂在红砖墙上,搬来一个凳子,让我坐下,拿出照像机对着我“咔喳、咔喳”照了两张,随后对我说:“你可以回去了,回去后好好复习,其他事随后通知你!”
  我们回到农场已经是下午3点,下车后,我来到场部通信班,请通信员在电话交换机上帮我接通父亲单位的电话,由于线路繁忙,足足等了两个小时,电话才接通。我将部队让我报名考大学的喜讯告诉了父亲,同时让父亲给我寄来高考复习资料,父亲听到这个消息也很激动,同时告诉我,要珍惜机会,努力复习,不要辜负部队首长和同志们的期望。
  农场官兵,全力保证我复习
  晚餐时,我走进场部食堂,干部战士知道我被推荐参加高考的消息后,都走过来向我祝贺和询问情况,更多的是给予热情的鼓励。
  
  建于唐武则天年间的唐徕渠,如今仍然自流灌溉着宁夏平原的良田
  傍晚,展班长将我叫到唐徕渠边,问我高考报名后有什么想法,有什么困难,让我说出来,他好帮我解决。我把没有复习资料、离考试时间仅有一个月、晚上在班里复习要影响战友休息、我报考的体育专业要进行考前训练等一系列担忧向他作了汇报。展班长看见我着急的样子,安慰我说:“小周,不要急,你说的这些问题,我们一起想办法解决!”随后,他让我先回班里准备,他到场部领导那里进行汇报。
  晚上8点半,展班长回到班里,召开了班务会,向全班正式宣布了部队安排我报考大学的决定,要求战友们各项工作多分担一点,尽量减轻我的工作量,腾出时间让我复习,并宣布农场领导决定给我安排一间房子供我复习,可以不出早操,也不参加晚上集体活动,全部用来复习。听到这里,我心里一阵发热,一时真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第二天中午,场部通信员通知展班长,场部已腾出房间,让我搬过去。展班长一声令后,电工班的战友们七手八脚就将我的床板被褥搬到了场部唐副场长宿舍旁边的一间空房内。我正在忙着整理内务,小车班的李班长抱着一摞初高中课本走进房间,对我说:“小周快接住,这是你要的复习资料!”我双手接过资料,心中泛起阵阵温暖和感动。原来前一天晚上,展班长将我的困难向场部政委李玉星汇报后,又到小车班,拜托李班长帮我购买复习资料。刚好上午农场派李班长到市区办事,他办完事专门到新华书店帮我挑选了高考文科类的复习资料。农场干部战士对场领导反映都很好,特别对政委李玉星,大家都很信服,都说李政委以身作则,处事公道,体贴关心下级。从决定让我参加高考,并千方百计安排我复习功课,我深深地体会到了这些。
  
  2007年10月,赵伟和周治平(左)在当年20师简泉农场场部电工班宿舍前合影
  随后的一段时间,我想用那句“痛并快乐着”来形容最为贴切。白天我和电工班的战友们一起正常工作,晚饭后,就一头扎进书堆里进行复习,早晨起床号响后,一人到唐徕渠边进行自我强化训练。每天的睡眠只有三四个小时,虽然身心疲惫,但这段时间却是我一生中最充实、最快乐的时光。因为我心中始终怀有最明确的目标,有激励自己前进的强大动力,有实现心中美好梦想的强烈愿望,还有对农场领导和战友们的感恩,这些支撑自己坚持下去。
  这期间我还做了一件事,就是写信向家乡体校的黄老师求助,请他给我寄一双跑鞋和一条运动短裤来。因为我知道,部队没有跑鞋,我也没有布票去购买运动短裤。而我报考体育学院的专业考试,如果没有跑鞋,100米成绩肯定要下降很多;如果穿着部队发的衬裤或裤衩考体育项目,既不雅观,也会使招生的老师和参加考试的同学笑我“傻大兵”,我得提前做好准备。
  体育考试,一波三折险些放弃
  时间转瞬即逝,很快我接到通知,6月15日到银川体育学校参加体育专业考试。接到通知的这几天,我天天到通信班去询问有没有我的包裹单,盼望黄老师能及时将我参加考试需要的跑鞋、短裤寄来。但是直到14日中午,仍然不见包裹单,吃过午饭我也只好匆匆赶往银川。
  
  下午约4点钟,我赶到了银川体校,实地熟悉体育专业考试的场地。我在场地中进行适应性练习,可能是我的一身军装,吸引住了场地上准备器材的招生老师和考生们的目光。这时,宁夏大学负责招生的邹老师走过来,问我是否来参加考试的,我回答:“是!”站在邹老师身后的李老师也走了过来,他也是负责招生的老师。他让我按考试规定的几个动作练习练习让他看看,我简单的将几个动作做了一遍,他们看后,又对我的情况进行了简单的了解。李老师还问我第一志愿填的哪里,我如实进行了回答,随后李老师告诉我:“你最好将第一志愿改填宁夏大学体育系,这样上大学的希望要大些!”我当时没有在意,只提出让两位老师明天帮我借一双跑鞋应急。邹老师爽快的答应了:“好,明天我帮你借一双!”后来我进入宁夏大学体育系后,知道邹老师叫邹建民,李老师叫李忠。
  15日上午7点半我就到了考场,早早的进行了考前热身。8点钟,招生老师将考生集合在一起,宣布了考场纪律和考试顺序及编组情况:先考100米短跑,每6人一组,8点半准时开始。我被编在了第6组。当第一组开始考试时,邹老师叫来了一名考生,让他将跑鞋先借我穿。我赶快脱下解放鞋,拿起跑鞋就穿,那知我的脚是42码,他的跑鞋才39码,鞋太小,怎么也穿不上。正在焦急之中,就听见,“周治平,周治平!”有人在叫我的名字,我站起身来,循声望去,只见50米开外,我们农场场部通信员李军和副业队战士高超向我跑来。李军右手拿着一个布包,举过头顶向我摇晃,快步跑到我跟前,上气不接下气的对我说:“治平,你要的东西我们给你送来了!”真是雪中送炭啊!我赶忙接过布包,拿出跑鞋和运动短裤换上,来不及多说,该我上场了。
  
  2007年10月,农场战友回访20师简泉农场场部合影(1998年简泉农场由军队移交地方,现为国营简泉林场使用),左起何祝刚、高超、李军、周治平、王朴、赵伟、赵钦
  100米短跑下来,我在小组跑了个第一,成绩是12.3秒。接着是铅球、立定起跳摸高,一项接一项的进行身体素质考试。上午考试下来成绩一般,整个成绩比我在家乡时参加考试的成绩要差很多,特别是跳起摸高,我在家乡参加考试的成绩是弹跳高度81公分,这次考试仅61公分,我有些沮丧。
  中午,考生各自就餐,我和两位战友来到银川新华街旁的五一餐厅。落座后,李军告诉我说:“昨天你走后约一小时,邮递员送来了包裹单。李政委知道后让我马上去取,第二天一早一定给你送到。刚好副业队高超也要到银川办事,我们俩约好今天早晨6点钟起床赶头班长途汽车到银川,紧赶慢赶,总算没有耽误你考试!”
  
  吃饭时,我想到上午考试成绩不太理想,便找了个下午参加完考试当天不能返回部队的由头,想放弃下午考试。李军和高超两个战友听到我的想法后都急了,严厉并异口同声地说道:“不行,你决不能放弃,不能当逃兵!”接着李军放低嗓门说:“治平,你千万不要辜负战友们的希望啊,更不能打碎你自己的大学梦啊,起码你不能让我俩白跑一趟!”高超接着说:“上午我看了你的考试情况,成绩与其他考生比并不差,下午我不忙去办事,我也陪你考”。在两位战友苦口婆心劝解和鼓劲下,我坚持参加了下午的排球专业考试,并发挥出了较好水平。事后,我想那天如果没有李军、高超两位战友的鼓励,恐怕我也就与宁夏大学体育系无缘了。
  文化考试,与张贤亮同住一室
  回到部队后没过几天,又接到7月6日至8日到银川新城中学(现为银川六中)参加文化考试的通知。农场首长考虑到我又工作又学习比较劳累,就让我提前三天到银川,一来熟悉熟悉考场,二来也好静下心来抓紧复习。
  
  银川新城中学,如今的银川六中
  7月4日上午,我赶往银川新城,找了一家靠近新城中学的新城饭店住下。我登记的是三楼住四个人的房间,走进房间里面已住进了一高一矮两位客人。看到一位军人住进来,其中矮个子住客热情地将我带到左边靠窗的床位住下,并给我介绍说,他俩是南梁农场中学的老师,这次是带了18名学生来新城参加高考的,自己是教数学的刘老师,指着另一位身材高挑,身穿白衬杉,精明干练的老师说:“他是教语文的张老师,也就是电影《牧马人》的原创作者张贤亮老师。张老师已经调到《朔方》杂志社了,下午就要到杂志社报到!”
  
  著名作家张贤亮(左)在农场体验生活
  望着面前的张贤亮老师,我内心的敬重之意油然而生,脱口而出:“张老师的小说《灵与肉》我拜读过,最近上演的电影《牧马人》更是受大家的喜爱!”张老师听后看着我哈哈一笑:“小战士!这都不算什么,以后你会看到更多好小说、好电影的!”这时我赶紧向两位位老师介绍了自己是二十师农场的战士,叫周治平,到这里也是来参加高考的等情况,并对两位老师说你们就叫我小周,以后还望多多指教。
  接下来的两天半时间,我除了到考场去看了看,余下的时间全用在了复习上。俗话说“临阵磨枪,不快也光!”我对自认为考试的重点一遍又一遍的进行复习,的确脑子里也装进了不少知识。
  高考前一天的晚饭后,张贤亮老师将18位南梁农场中学的学生召集在三楼的过道里,向学生讲解考前注意事项,我也站在一边“旁听”。张老师精确、风趣地对考场上需注意的事项进行了提醒,使我在接下来的考试中受益匪浅。
  三天的考试如期进行。第一天上午考语文我抓紧时间认真阅卷、答题,不觉中很快就到了交卷时间,交完卷我回到饭店,张贤亮老师坐在床边与我谈到了语文试卷的题型、作文等考题内容,对考试题进行了认真分析。听着张老师入情入理的分析,我对上午答题情况陷入了沉思。张老师看我沉默不语,及时转换了话题,看着我说:“小周,语文考试已成过去,就不要多想了,好好休息一会,准备下午再战!”接下来数学、政治、历史、文综一门门就这样一一考过,自己感觉有的考得稍好,有的考得稍差。
  国家一级作家、收藏家、书法家张贤亮
  三天中每当我回到饭店,都会得到刘、张两位老师的关心和鼓励。考完后,我向两位老师道别,匆匆赶回部队,又全身心地投入到电工班的工作学习之中。不过,以后除读过张贤亮的几本小说外,再没能见到这位可敬的老师。
  信息闭塞,错过了体检时间
  等待的日子是漫长的,我在煎熬中度过了一天又一天。8月中旬的一天晚上,在简泉农场执行生产任务的58团三连文书邓文斌来到我们电工班,进门便说:“周治平,你考上了!考上了!祝贺你哈!是你的喜讯,也是我们大家的喜讯!”我望着他问:“啥考上了?”邓文斌说:“你考上大学了!”我又问:“怎么回事?”他稍平静了一下,告诉了我们事情的经过。原来,上午连队派他去银川购买物品,他在新城汽车站等车时,不经意间看见车站旁张贴着一张高考上线体检名单,看见上面有我的名字,并有心的记下了考号。一回来就赶到电工班告诉我这个消息。我拿出准考证与他记下的考号进行了核对,的确是我。
  他又告诉我,通知体检的时间已经过去两天了。农场首长知道情况后,让我第二天到银川招生办去了解情况。我乘车来到银川招生办,招生办的工作人员听完我讲的情况,拿出高考上线名单核对后,对我说你考试成绩已达到录取线,但体检日子已过去了三天,只有补体检了。他看到我身穿军装,又说,你到部队医院体检也行,体检后赶快将体检表给我们送来。
  
  这时,我想起了宁夏大学李老师“第一志愿填宁夏大学,录取的希望要大些”的话,就问招办工作人员,我还有一件事,就是想修改报考志愿。工作人员说录取还未进行,可以修改。就将我的报名表抽出递给了我,我将报考的第一志愿由西安体院改为了宁夏大学。
  从招生办出来,又坐长途班车再往师部八号泉赶。到了八号泉步行翻过后边的山梁,黄昏时赶到了坐落在塔塔沟的师医院。师医院的军医罗通耀是到绵阳接我们新兵的,我找到他,将我到部队这一年半的情况向他作了汇报,罗医生听后非常高兴:“没想到你小子今年参加了高考,你先住下来,明天我安排给你体检。”
  第二天早晨,罗医生安排人员给我作了体检,拿到体检表,我立即赶往银川,将体检表交到了招生办。
  
  2007年师医院战友在南京合影。前排为军医罗通耀与夫人刘玲,后排左起为靳安佳、李宁、张军存、程海英、梁众英(张军存提供)
  生活又恢复了平静,在等待的日子里丝毫没有影响我对工作的积极态度。这期间,脏活、累活我总是抢着干,我忘不了在我考试期间,战友们为我工作的分担,我要把战友为我考试付出的辛劳在这段时间加倍努力补偿回来,力求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对战友们的支持给予回报。
  好事多磨,迟到的录取通知书
  9月6日下午,展班长通知我参加晚上的支部党员大会,并告诉我支部经过对我的考察和根据我的申请及一年多来在部队的工作学习表现,决定吸收我加入党组织,要我准备向支部汇报思想,又是一个好消息。晚上的支部大会如期进行,我被批准成为一名光荣的中共预备党员。
  
  在宁夏大学体育系上学的周治平
  转瞬间到了10月8日下午,我终于收到了宁夏大学录取通知书的信件。急忙打开一看却傻了眼,大学要求入学报名的时间己过了一周。详细查看通知书的信封后才知道我填写报名表时将通信地址写成了农场对外的番号,即兰州军区一〇五农场,通知书寄出后先到了兰州军区,又转到宁夏军区,再转到20师,经过10多天的旅行,最后才到了我的手中。
  晚上我们电工班好不热闹,农场的干部战士得知我收到大学的入学通知书后像走马灯一样纷纷前来向我表示祝贺。在他们心中我能考上大学他们也感到光荣和自豪。等大家都离开后,展班长将全班人员集合到一起动员大家帮我收拾行装,展班长从库房拿出了他心爱的松木箱子对我说:“这个箱子就送你了,你到学校好盛放衣物!”整个晚上我的心情都非常激动,此时达到了高潮,感动的眼泪在眼眶里不停地转动。
  10月8日上午,农场专门派了辆嘎斯69卡车,汽车班班长郭桃生亲自驾车,拉着我和全部行李到宁夏大学报到。大约10点左右,我们到了宁夏大学体育系。郭班长道别返回农场。我四处张望想打听体育系的学生宿舍在哪里?这时看见了一位同学,我上前询问:“79级体育系宿舍在哪里?”这位同学回问我一句:“你是不是姓周?”我回答道:“是啊!”。他来不及与我多说,转过头对不远处的其他同学说:“快过来帮忙,班长来了!”听到这里我一头雾水,后来才知道同学们已经入学一周了,在前一周里班主任组织选举班委时告诉大家:“我们班还有一位同学未到,是位解放军,是位预备党员!”就这样,我被提议选举为班长。
  
  周治平(左一)与宁夏大学体育系同班同学合影
  我终于踏进了大学的校门,还成了宁夏大学体育系79级的班长。
  39年过去了,每当想起这些,我就心存愧疚和感激,在我考大学的过程中有那么多的领导关心,战友支持,老师的帮助和鼓励,由于来去匆匆当时的感激之情未能表达,在此我向关心我的领导、战友、老师由衷的说一句:“谢谢你们了!”
  心存感激,是一种美好、真挚的情感,当我收到录取通知书时,我感谢我的老师对我的殷殷教诲,感谢我的部队领导、我的战友给我信心和帮助,感谢父母给我支持与关爱,感谢幸运之神对我的眷顾,让我牢牢把握住了机遇,给予了我开启智慧之门的金钥匙。
  
  2018年周治平与夫人杨琳琼和儿子、儿媳的全家福照
  作者小传周治平,籍贯福建省福州市,1959年1月出生,1976年8月在四川绵阳一中高中毕业,到绵阳市忠兴公社四大队二队插队,1978年3月入伍,任陆军第20师简泉农场场部电工班战士。1979年9月考入宁夏大学体育系,1983年大学毕业,同年分配到兰州军区守备一师三团二营五连任排长,1985年调入宁夏军区政治部宣传处当干事,1987年转业到中国工商银行四川绵阳分行工作至今。
  原文编辑:曹益民
  本文编辑:徐建明